從黃浦江死豬事件看自來水安全

時間:2013年4月2日

“黃浦江上游出現死豬”——幾小時內,附帶著觸目驚心照片的新聞被上海網友瘋狂傳播,大家最擔心的是,自來水被污染。 
截至3月12日,上海松江、金山區水域已打撈死豬4600余頭。而此地,正是上海自來水的水源地之一。截至記者發稿,黃浦江出現上游松江水域死豬打撈仍在繼續,從豬的“耳標”顯示,死豬來自浙江省嘉興地區。

  上海市容環衛水上管理處處長朱錦介紹,黃浦江死豬并非偶然,十多年來一直未斷,每年春夏之交、夏秋之交均是高發期。而這次,事態在早春擴大。

  3月11日,上海市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實驗室采用熒光PCR方法,對黃浦江上游漂浮死豬采樣檢測,在一份樣品中檢出豬圓環病毒病原陽性。上海市農委官方微博稱,豬圓環病毒病不屬于人畜共患病。據泖港自來水廠介紹,漂浮在河里的死豬大部分沒有腐爛,因此沒有對水質造成太大影響。水務部門每小時監測一次取水口水質,目前各項指標都正常。一旦發現水質異常,將投放液氯和活性炭,確保供水安全。

  死豬事件再一次將自來水飲用安全問題,推到了風口浪尖。針對2012年7月1日全面實施的新版《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專家評論稱,達標水是可以直接飲用的。

  可是,如今有人敢直接喝自來水嗎?

  標準被譏“紙上談兵

  每個城市的自來水,由于水源地不同,水的特性自然有所不同。當然,國家對于自來水品質,是有硬性指標的。近30年以來,我國實施的是1985年制定的《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拿上世紀80年代的“尺”,顯然無法量準21世紀的現狀。 按照1985年的標準,自來水檢測項目是35項。可是,2000年到2001年間,第三軍醫大學預防醫學院的曹佳教授,曾對重慶市主城區水環境中的有機污染做過調查,發現僅非揮發性有機污染物,就高達101種。更讓人不安的是,當時曹教授在重慶5個自來水廠的出廠水中檢測有機污染物,仍然發現82種之多。

  為此,2006年底,衛生部會同國標委、建設部、水利部、國土資源部、環保部完成了對1985年版標準的修訂,2007年1月26日由衛生部和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聯合發布, 2007年7月1日起開始實施。衛生部政策法規司張成玉介紹:“新標準與1985年發布的《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相比,具有以下三個特點:一是加強了對水質有機物、微生物和水質消毒等方面的要求,飲用水水質指標由35項增至106項;二是統一了城鎮和農村飲用水衛生標準;三是基本實現了飲用水標準與國際接軌。”

  比如在有機物、微生物和水質消毒等方面的要求上,新標準中的飲用水水質指標由原標準的35項增至106項,增加了71項。在新的71項指標里,微生物學指標由2項增至6項,增加了對藍氏賈第蟲、隱孢子蟲等易引起腹痛等腸道疾病的細菌的檢測。原標準的毒理指標只有15項,新標準的毒理指標幾乎是原標準的5倍,達到74項。其中的有機化合物和無機化合物的主要來源是農藥和工業污染,我國不少地方的水源地農藥污染比較嚴重,雖然部分農藥已被禁用,但早些年使用過的農藥仍殘留在土壤中,短時間內很難降解;工業污染主要來自未達標的廢水、廢氣、廢渣的排放和處理,這對區域性生活飲用水衛生安全是決定性的,很多突發事件都由此產生。

  一旦飲用了含有諸如砷、氟化物、硝酸鹽、氰化物等物質的水,就會出現急性中毒,甚至危及生命。而大多數情況下,這些物質在人體中累積到一定量才造成危害,即通常所說的慢性中毒。水源受到藻類污染也可以使飲用水中產生毒素,一般情況下,藻類無破損只對飲用水的味道產生影響,而一旦破損,就會產生毒素,無論國際還是國內,飲用水標準都將其歸為毒理指標。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環境與健康相關產品安全所水質安全監測室鄂學禮主任透露,新標準中明確規定生活飲用水必須滿足三項基本要求——一是要求生活飲用水中不得含有病原微生物,應防止介水傳染病的發生和傳播;二是水中所含化學物質和放射性物質不得對人體健康產生危害,不得產生急性或慢性中毒及潛在的遠期危害,比如致癌、致畸、致突變等;三是生活飲用水必須確保感官性狀良好,能被飲用者接受。

  重慶交通大學朱宏的碩士學位論文《長江流域城市水源水、自來水水質變化趨勢及其改進對策研究》透露——“生活用水新標準的實施,并不意味著從自來水廠出來的水就完全滿足要求了。就現有水處理技術,最多能消減水中30%的有機物,而重金屬,均可以毫無受阻地進入成品水中。” 也難怪鄂學禮說:“水中的污染物種類繁多,人們對污染物的認知程度、水質項目的檢測能力受到科技水平的限制,水質標準無法完全涵蓋所有污染物。”對于新標準,鄂學禮也承認:“由于各地飲用水水質和水處理工藝存在差異,新標準選擇的項目盡可能涵蓋不同情況,一方面力求與國際標準發展趨勢保持一致,另一方面結合我國現狀,解決我國實際問題。”

  離直飲有多遠?

  在2007年6月29日衛生部舉辦的新聞發布會上,《法制晚報》記者提問:“新標準實施以后,自來水是不是可以直接飲用了?”

  鄂學禮答道:“制定這個標準的初衷是這樣的,如果飲水全部達標的話,是可以直接飲用的。中國人本身有喝開水的習慣,在真正使用的時候,大家會有一些疑慮,中國人還不習慣直接飲用自來水。如果自來水達到這個標準,就可以直接飲用。”

  然而,老百姓大多仍不敢直接飲用自來水。《新民周刊》走訪了上海幾所中小學,發現普教系統公辦學校有許多安裝了直飲水凈化裝置。有政教老師坦言,學生家長大都非常贊成安裝直飲水凈化裝置。而老師們也教育同學:“自來水是不能生飲的。想喝水,還是要通過凈化裝置取水。”

  一些地方為了找到好的水源,不惜上下而求索。上海已經實現了金山、奉賢、青浦、松江和閔行的水廠在黃浦江上游取水。即便如此,上海市水務局2013年工作會議傳出的訊息是,“有關部門曾經研究,在青浦地區引水過來服務上述5個區,甚至考慮從東太湖直接建一個水庫取水過來,但都感覺不夠理想,目前仍沒有明確的水源地方案。”

  然而自來水能不能直飲不僅取決于水源,還取決于標準、工藝和管道狀況。中國各地自來水處理工藝各有不同。

  “北京,尤其四環以內的主城區,水廠普遍上馬了深度處理工藝,水網管道大部分更新,因此離直飲水距離最為接近。

  “上海、廣州、深圳、杭州等大型城市,部分水廠上馬了深度工藝,但是因為主城區管道老舊等原因,目前無法實現直飲。

  “其他省會城市,僅有少數城市上馬了部分深度處理工藝,因水源、管道等原因,部分城市水廠屬問題水廠。

  “上千座地級城市、縣級城市,除少數城市外,因水源差、深度水處理工藝缺乏等,有大量的問題水廠。”

  2012年,有媒體曝出中國自來水近五成不合格,無城市實現直飲。

  根據朱宏《長江流域城市水源水、自來水水質變化趨勢及其改進對策研究》一文介紹,飲用水處理技術的進步和發展,與飲用水水源污染的加重有關,也與人們對飲用水水質要求及相關標準提高有關。

  從1804年世界上第一座城市慢砂濾池水廠在英國派斯利建成起,飲用水凈化技術也從最初的簡單沉淀凈水方法到傳統的常規處理方法,以及發展到現在的飲用水深度處理工藝。最初人們采用了自然沉降、格柵截流等簡易的水處理方法,接著發現了用砂子過濾去除細微懸浮物的方法,同時出現了混凝預處理,并開始建造城市水廠。

  飲用水處理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從19世紀初到20世紀60年代。在此階段,歐美一些城市由于排放的污水、糞便和垃圾等使地表水和地下水源受到嚴重污染,造成霍亂、痢疾、傷寒等水傳染疾病的多次大規模曝發和蔓延,奪去成千上萬人的生命。這些慘重的教訓促進了飲用水去除和消滅細菌技術的發展。此階段的代表性工藝流程為混凝-沉降-砂濾-加氯消毒,即當今的飲用水常規處理工藝。

  第二階段是從20世紀60年代至今。隨著工業和城市的迅速發展,飲用水水源不僅受到更多城市污水和工業廢水的點源污染,而且受到更難控制的城市街道徑流水和農田徑流等和垃圾滲透液的非點源污染。1974年到1975年,在美國80多個主要城市的調查結果證明,自來水中廣泛存在消毒副產品,而且在氯化過程中形成。根據英國、美國和荷蘭的一些流行病學專家的調查研究,長期飲用含有多種微量污染物的自來水,致癌、致畸形,致突變。因此,從飲用水中去除這種污染物尤為重要。國內外今年發展出的深度處理技術主要可分為強化“混凝-沉淀-過濾”、吸附技術、氧化技術、光化學處理技術、生物預防技術、離子交換技術、膜分離技術等。

  小心消毒的副產品

  新標準施行后,水質狀況到底如何呢?

  在水凈化過程中,為了殺死水中的病原體,必須消毒。但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消毒過程中的副產品,尤其是氯化消毒產生的多鹵化物,會影響人體健康。美國在1970年代初,率先開展消毒副產品方面的研究,確認了鹵化物的健康風險,并專門制定了《消毒與消毒副產品條例》。現在已發現消毒副產品300多種,其中許多在動物實驗中都被證明了致癌性,比如三氯甲烷、二氯乙酸均可引起肝、腎和腸道腫瘤。根據朱宏的調查,在中國,氯化消毒作為自來水主要的消毒技術已經沿用多年,并且現在仍被普遍采用。

  當然,鑒于加氯消毒方式對水質安全的負面影響,新《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在水處理工藝上重新考慮安全加氯對供水安全的影響,增加了與此相關的檢測項目。

  《新民周刊》了解到,今后上海市民飲用水都將經過深度處理。“采用深度處理工藝,主要是采取活性炭加臭氧等技術。”據上海市供水部門負責人介紹,有很多有機物常規工藝難以進行處理,活性炭技術卻能處理掉。而且采用這項工藝,可以大大改善自來水的口感。今后青草沙供應過來的優質長江水,在所覆蓋地區的水廠也將進行深度處理,進一步提升品質。就上海來說,松江、青浦和閔行的水廠目前已經實施深度處理,金山、奉賢水廠進行深度處理的方案已經確定,兩區將在今年加快方案的推進速度。

  也有專家認為,自來水問題在國內城市沒有想象中那么嚴重。清華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王占生認為,因為中國人習慣了把水煮開了喝,能殺死隱孢子蟲、賈第鞭毛蟲等生物,而開水也能蒸發一定的氯氣殘留。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网易